美财长:第四轮经济刺激法案有望5年投入7600亿美元


麦克伦南博士将担任该机构医疗主管,他表示该机构设备齐全,但人手短缺,尤其是ICU护士严重不足。

这一个月里美国到底发生了什么?缘何变成了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新“震中”?

此时,男子发现情况不对拔腿就往村后的小树林方向逃,民警在追捕嫌疑男子的同时,上报分局请求支援。刑侦支队技术和禁毒中队到达现场后,在嫌疑车辆主驾驶车门处、后视镜眼镜盒处、副驾驶包裹处共发现21小袋,共计34.79克冰毒。美国民众不得不面临一个残酷的事实——30天内,全美的确诊病例数从仅有70例,飙升2000多倍至16万多例。

在疫情暴发近2个月之后,特朗普才让白宫牵头负责应对疫情。在特朗普2月26日任命副总统彭斯负责应对疫情之前,美国的疫情应对工作组缺少有权力的白宫官员强力推进行动。

据办案民警介绍,3月25日上午10点多,在良坨路边巡逻时发现一辆银灰色津牌轿车引起了注意,“这辆车已经停在路边超过48小时,疫情特殊时期,这辆银灰色轿车不仅车没动过,车上的人也没动过,不正常。”

然而对于疫情防控来说,为时已晚。美国各地的医疗机构只能拒绝对症状较轻的人进行检测,将试剂留给重症患者,而且后者通常也要等一周才能拿到检测结果。仍然有很多感染新冠病毒的美国人没有机会检测。

“检测至关重要,如果你看不到病毒,你就无法阻止它。”世界卫生组织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说道。

报道称,1月7日,对武汉出现的肺炎情况,美国疾控中心建立了“事件管理系统”(incident management system),并建议前往武汉的旅客采取预防措施。1月20日,就在中国科学家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的两周后,美国疾控中心开发了自己的检测技术,并检测到了美国的首例新冠肺炎病例。

而美国疾控中心也几乎没有考虑采用世界卫生组织所使用的检测技术。世卫组织分发给各国的、由德国研制的测试方法也没有通得到美国监管机构的批准。美国疾控中心首席副主任安妮·舒沙特(Anne Schuchat)说,美国疾控中心认为不需要“其他人的检测”。全美对于疑似病例大规模的检测任务也因此被搁置。

这使得医院、私人诊所和公司更难在紧急情况下进行检测。比如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2月起就已经进行了有效的新冠病毒检测试验,但直到食品药品监管局放宽规定后,斯坦福大学3月初才真正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