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下的一线医护人员
来源:镜头下的一线医护人员发稿时间:2020-03-28 06:20:08


覃绿称,最后见到妻子阿红(化名)是3月25日下午,当时两人买完菜后,阿红以有事为由离开。

卢山认为,病毒一点没变,人要变,要去学习。由于美国第一波病毒传染高峰时什么都没做,第二波发现意大利、韩国和伊朗也出现了高度群集感染现象,才开始紧张了,但已经慢了一点。

覃绿:“好的,我不报警,好好说,你要钱,我给你啦!”

当天中午,民警经过走访调查,在罗城小长安镇找到了阿红。让民警诧异的是,阿红此时正悠闲地站在路边,没有丝毫被绑架过的迹象。

▲民警对阿红进行批评教育。

正在派出所焦急等待的覃绿看到阿红进来,连忙起身迎接。阿红却不予理睬,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我要离婚。”

城关派出所民警严厉批评阿红这种荒谬的行为,指出这是对警务等社会公共资源的浪费,并劝告她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婚姻矛盾。面对民警的教育,阿红承认自己的错误,并承诺今后不再犯。

3月13日,美国宣布对欧洲进行封闭,却没把英国和爱尔兰封锁在外,后来才把英国和爱尔兰包括进来。

在此期间,欧洲也犯下错误,乃至出现了“群体免疫”说法,认为新冠肺炎病毒没什么了不起,忍耐过去就可以了。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3月26日中午,一名中年男子跑到罗城城关派出所报警,称他妻子被绑架了。